梁武帝萧衍之所以有名,不是因为他皇帝做得太好或者太坏,而是因为这个人很经典,就象徽宗皇帝,是某种典型。梁武帝私德还好,从早期的一些事迹来看,才干谋略还是有的。他的文字也好,如著名的诗词:

东飞伯劳西飞燕 ,黄姑织女时相见。

谁家女儿对门居 ,开颜发艳照里闾。

南窗北牗挂明光 ,幄帷绮帐脂粉香。

女儿年几十五六 ,窈窕无双颜如玉。

三春已暮花从风 ,空留可怜与谁同。

这仿佛林黛玉写的,写的真好。看得出来,萧衍这是在写因自恋而生的孤独感。这是难免的。一个人如果有才华,或者貌美,自然会郁结些抑郁不平之气。庸碌琐碎的平凡之辈消灭也就消灭了,没什么可惜的,才子佳人则不免可惜。那些盖世英才,绝色美人,虽然惊艳一时万人倾倒,最终也不过飘零湮灭,化为尘土。想来不免叹息惆怅。

梁武帝86岁的时候,侯景叛乱,攻陷了台城,以甲士500人自卫,带剑升殿来见武帝。萧衍见侯景来,不慌不忙,问了几句话。侯景竟然吓得呆了,“汗流被面”。及出,侯景说:“吾常据鞍对敌,矢刃交下,而意气安缓,了无怖心。今日见萧公,使人自慑,岂非天威难犯?吾不可再见之。”

梁武帝茹素向佛几十年,后来亦不近女色,修心的功夫还是有的。侯景不懂这一套,说是“天威难犯”,其实这不过是梁武帝修心的功夫使然。老头子不害怕,则侯景肯定要怕的。

梁武帝的俭以养德是有一定效果的,除了长寿,还使他面对叛军时镇定自若,无所畏惧,这可是真功夫,很酷哦。而且,他还说了一句名言,“自我得之,自我失之,亦复何恨!”不过这话说的,可就露了馅了。

洪迈的《容斋随笔》说:“予观梁武帝启侯景之祸,涂炭江左,以致覆亡,乃曰‘自我得之,自我失之,亦复何恨。’其不知罪已亦甚矣!窦婴救灌夫,其夫人谏止之,婴曰,‘侯自我得之,自我捐之,无所恨。’梁武用此言而非也。”

洪迈的意思是人家窦婴说爵位在自己手里得了丢了无所谓的,你萧衍用这话就不对。你丢的是国家。侯景的乱子是你引起的,致使生灵涂炭,死了那么多人,你居然说这种貌似洒脱的话,这难道是可以洒脱的事情吗?你也太不知罪了吧!

事实上,梁武帝就把自己看做完人。史书说萧衍“天情睿敏,下笔成章,千赋百诗,直疏便就,皆文质彬彬,超迈今古。六艺备闲,棋登逸品,阴阳纬候,卜筮占决,并悉称善……草隶尺牍,骑射弓马,莫不奇妙。勤于政务,孜孜无怠……日止一食,膳无鲜腴……一冠三载,一被二年……洞尽物情,常哀矜涕泣……性方正,虽居小殿暗室,恒理衣冠,……不正容止,不与人相见,虽觌内竖小臣,亦如遇大宾也。历观古昔帝王人君,恭俭庄敬,艺能博学,罕或有焉。”

所以,他怎么会反省呢?他又有什么好反省的呢?

“萧衍善摄生,食不过量,中年以后不近女人。然予智自雄,小人日进,良佐自远,以至灭亡,不亦宜乎。”这“予智自雄”就是在说萧衍妄自尊大,觉得自己太了不起了。当萧衍已然沦为阶下囚的时候,他仍然不知反省,则他长久以来从未遭遇过打击的自尊只能转化为愤恨了。史书载“高祖虽外迹已屈,而意犹忿愤,时有事奏闻,多所谴却。景深敬惮,亦不敢逼。景遣军人直殿省内,高祖问……曰:‘是何物人?’对曰:‘丞相。’……高祖怒曰:‘是名景,何谓丞相!’是后,每所征求,多不称旨,至于御膳亦被裁抑,遂忧愤感疾而崩。”所以古语云,不要使别人因怕你而不敢伤害你,应做到别人不忍心伤害你。上文说了,萧衍很酷,侯景很害怕,可这种让别人肝儿颤的风度究竟有什么用呢?看不见你不就不害怕了。侯景不仅不见梁武帝,还不给他吃的,最终这个文韬武略、才华横溢,罕见的多才多能的梁武帝竟然就活活饿死了。

本文作者:西西河的语迟,公众号“这才是战争”加盟作者 ,未经作者本人及微信公众号“这才是战争”允许,不得转载,违者必追究法律责任。

公众号作者简介:王正兴,原解放军某野战部队军官,曾在步兵分队、司令部、后勤部等单位任职,致力于战史学和战术学研究,对军队战术及非战争行动有个人独到的理解。其著作《这才是战争》于2014年5月、6月,凤凰卫视“开卷八分钟”栏目分两期推荐。他的公众号名亦为“这才是战争”,欢迎关注。

首页体育